bet9九州官网-bet9九州娱乐官网-bet9九州最新官网登录

新书《再见,咕嘟》首发 聚焦二胎焦虑引关注

新书《再见,咕嘟》首发 聚焦二胎焦虑引关注
    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11月15日报道:“开放二胎后的独生子女的焦虑”,以此为活动主题的新书《再见,咕嘟》今天在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首发,现场座无虚席。对于二胎焦虑究竟是不是问题,以及是不是在制造焦虑展开讨论,也吸引了不少路过的读者驻足倾听。   提到《再见,咕嘟》的创作初衷,作家冯与蓝说:“这个主题就是源于二胎开放。我是独生子女,童年时代和自己相处,是独生子女普遍的成长功课。当曾经的独生子女面临多一个弟弟或妹妹,或是作为独生子女的的父母要养育两个孩子,承担起多子女家庭的责任,这个崭新的命题或多或少是个坎。”   《再见,咕嘟》是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重大文艺创作资助项目。据介绍,这是给所有独生子女看的书,也是给所有二胎家庭或计划拥有二胎的家庭看的书。你可能无法从书中找到一剂良方,但却能在阅读的时候获取一丝安抚――你知道世上有许多与会你们一样的家庭,孩子,或许也正经历这一切;你知道他们也惶恐不安,迷茫困顿;你还知道他们,和我们,最终都会适应,会勇敢和坦然地拥抱一份全新的爱。      对于这本7万字的作品,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钱淑英对书中小狗的情节印象很深。小主人公唐不遇的外婆家养的小狗望望去世了,领养了新的小狗啃啃。“家人还是很疼爱啃啃,但他们也没有忘记望望,同时传递给唐不遇一种感觉,望望是望望,啃啃是啃啃,即使生命不在了,爱永远在。”   “上世纪50年代,我们都习惯生活在有兄弟姐妹的家庭。那时也有独生子女,也有家庭没有子女。多子女、独生子女或者无子女,都是正常的。为什么从前不是问题的问题,现在就成了问题?这个问题真的这么严重吗?还是作家在制造问题?”儿童文学作家、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梅子涵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。   钱淑英表示,应该分清到底是孩子的焦虑还是家长的焦虑,是不是家长的过度关怀加剧了问题。“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的家庭环境主体是独生子女家庭,对养育观念、生活能力和爱的认知都限定在‘独我’的状态。”冯与蓝说,现在要养育二孩的父母大部分自己从小是独生子女,没有多子女家庭的经验,这或许是焦虑的来源之一。   梅子涵讲起了绘本《彼得的椅子》中的故事。自从妈妈生了小妹妹,爸爸把彼得过去用过的东西全部漆成了粉红色,彼得觉得被冷落了,他决定带着自己的蓝色小椅子离家出走――就在家门外的窗台下。爸爸妈妈都当作没有看见。当他想坐进小椅子时,发现自己已经长大,坐不进去了,于是他想通了,跟着爸爸一起把小椅子漆成粉红色。梅子涵认为,在养育的过程中,父母适当的“视而不见”很重要。“一个人的成长中总会遇到沟要跨过去,现在是父母抱过去,孩子受不了一点委屈,或者说父母不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。”   “哪些方面视而不见,哪些方面给予关注,日常生活中需要做好准备。”二孩妈妈钱淑英说:“我儿子知道会有一个妹妹以后一直欣喜若狂,但到真的面对那一刻还是哭了,说了和《再见,咕噜》里的小主人公几乎一样的一句话:我还没做好当哥哥的准备。但我们知道,他实际上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  在活动最后,梅子涵说:“看到社会现象,作家要对生活有仔细的观察,也要是懂得教育的教育家,更要是站得很高的哲学家。负责的作家,看到焦虑,也看到焦虑背后的东西。”